千鶴さん

灼痛

*原著向嘉瑞

*儿童遥控车。

————————————

于是墨蓝色的云雾中升起了一轮朝日,缓缓地,穿破了云彩,撕裂了夜空,给万物带来炙热的霞辉,却独独在那最深沉的一处海面上,留下了碎金色、泛着流光的吻。

————————————

嘉德罗斯打开门的时候,闷热的空气混搅着omega清甜的信息素一起涌上去,扑了个正着。

他反手关上门,想着逸散出去的那点儿香味就足够这整片地区的Alpha都躁动起来,然后神色自若地脱了鞋和外套,才不紧不慢地朝浴室走去。

格瑞在那里。

作为信息素的源头,浴室里的味道浓郁得更加要命。嘉德罗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随即高高扬起了眉——银发的少年直挺挺坐在灌满冷水的浴缸里,空了的针剂落在一旁。他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昏迷。

“哟,格瑞。”嘉德罗斯神色自然地走过去打了个招呼,仿佛早知道这个打着Beta旗号的人是个Omega。他正要走得更近些——烈斩凭空出现在嘉德罗斯面前,格瑞抬起头,被情 欲晕染的脸上嵌着一双清明的眼,隐忍克制四个大字几乎生生刻在那对宝石里面。

嘉德罗斯盯着那双眼嗤笑了一声,绕过刀继续向前走。他终于站定在浴缸前,伸出手抓住那只颤抖到碍眼的胳膊强硬地向上提。格瑞被那股力道强迫着膝盖半弯的站了起来,对上嘉德罗斯灿金的眼。他从来看不懂那双眼里所表达的东西,只是那金色太耀眼了……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你是Omega,”嘉德罗斯说,“而我是最强的Alpha。格瑞,我欣赏你的实力。”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坦然而自信地等待对方的回答。

格瑞当然明白嘉德罗斯未尽的意思,他沉默地挣开了嘉德罗斯手的钳制自己站了起来,第一次直视着刺目的阳光,弯下腰对着对方咧开的嘴角吻了过去。

“除了标记。”

————————————


后续请戳链微博@临穆如安


感谢阅读。

评论(26)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