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可以在浴缸里打架但是要记得锁门

*ABO嘉瑞 看不出来的特种兵pa
*NOT车

嘉德罗斯站着浴缸边,打开淋浴头对着格瑞一顿冲。冰凉的水流从花洒中喷射出来,连室内浮动的冷香都湿润起来,黏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这的确是纯正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甜而不腻。这种甜已经未必是广泛意义上的蜜糖味道了,毕竟没人能把气味含在嘴里品尝,就是嘉德罗斯也不能。只是刚把这香味吸到肚子里,他的大脑里就只剩下这个形容词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对嘉德罗斯也没什么用。他家里的一排信息素抵抗训练的合格证书摆在那儿,就证明了失控这两个字不可能出现在这个Alpha身上——至少不会是因为这愚蠢的AO本能。

但是信息素给他带来的影响依然是不可避免的。嘉德罗斯很快就硬 了,对着他发 情 期的队友。这句话听起来很糟糕,他自己却仿佛没意识到似的无比坦然。嘉德罗斯的呼吸都没怎么变,更别提脸红窘迫了(说实话,这两个词光放在嘉德罗斯这四个字旁边就像个天大的笑话),他甚至摸了摸下巴考虑了没几秒,就闭了水向格瑞伸出手。

浴室里,一个硬着的Alpha和一个浑身湿透的Omega,还能发生什么呢?事实是什么也不能。格瑞从来就不能与平常的Omega相提并论。即使他的大脑没法正常运转,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Alpha气息的靠近简直像捅了这处无闻的马蜂窝,他的攻击比平常还要狠厉,拳拳都在往要害上打,力道大得嘉德罗斯都有些承受不住。嘉德罗斯的眼睛越来越亮,Alpha的信息素彻底释放出来。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后来干脆整个人迈进浴缸里向格瑞靠近。这一举动的确效果显著,格瑞的反应更加大了,甚至嘉德罗斯途中一下子没握住格瑞湿滑的胳膊,还被一拳正中了下巴。

“嘶。”嘉德罗斯吃痛,这一拳的力道不是开玩笑,他一瞬间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是脱臼了。那一瞬间的空隙被格瑞抓住,又往他腰腹上来了两下。这下嘉德罗斯终于确定了,他退后了两步,扯着生疼的嘴角笑了。“你这发 情 期的反应真不错。”他补充道。“比你平常那畏畏缩缩的模样强多了。”

格瑞还没清醒,自然听不懂嘉德罗斯刻意的嘲讽,只单纯地察觉到热源远去便停止了动作,又缓缓缩回浴缸的角落。嘉德罗斯也不在意,他已经得到了想确认的事实,打定了主意以后趁着这人发情期就来打扰,这会儿便不着急了。他甚至有闲心好好打量起着自己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对手,从披散的长发到雪白的脖颈,没有焦点的眼睛含着紫色的雾气,氤氲了锋利的眉眼。

说是锋利,其实不算。只是格瑞从来冷着张脸,凝结着寒霜的眼睛总能给人凌厉的错觉。但现在寒霜融化了,冰雪遇见了烈焰,叫嘉德罗斯得以透过一切伪装端详他称得上柔和的五官。

嘉德罗斯看得清楚透彻,看得心脏都有些不得劲。他眯了眯眼审视般的考量,最后他终于上前,手掌接住对方拳头的同时,在格瑞的眉心上落下一个烙印般的吻。

——————

感谢阅读。

有一个小剧场,和一段想写的对话。

——————

雷狮跟安迷修吵吵闹闹地进屋,就听浴室里噼里啪啦叮铃啷当的一通响。他俩对视一眼脸色都变了,说嘉德罗斯不会真他妈把格瑞标记了吧就往浴室里冲。一进门就看见嘉德罗斯压在格瑞身上打了一拳。

安迷修沉默了,嘉德罗斯僵硬了,雷狮“噗”了一声掏出手机边拨号边往外走。嘉德罗斯几乎能预见明天整个部队看他的眼神。


“我靠!”嘉德罗斯几乎跳起来。“雷狮你……”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格瑞抓住机会打中了下巴。


安迷修和捂着下巴的嘉德罗斯对视着,伴随雷狮的笑声,浴室里陷入了难言的靜默之中。


“嘉德罗斯。”半晌,安迷修压下嘴角艰难地开口。“你想好明天怎么和格瑞解释了吗?”

——————

“你说格瑞是不是对我的下巴有意见?净冲那儿打。”

“别开玩笑了嘉德罗斯。”雷狮嘲笑道。“你脸上都是肉,谁找得着你的下巴。”

凹凸世界第一季格瑞出场、台词相关整理及部分性格分析(全)

内含嘉瑞金瑞个人发言,请注意避雷。


凹凸动画第一季目前32集正片一集番外,其中,格瑞出场集数分别为:

第三话、第四话、第八话(片段)、第十话、第十三话(金回忆第三话)、第十八话、第十九话、第二十话、第二十四话(片段)、第二十六话~第三十二话。

值得一提的是,嘉德罗斯除了10、28、30、31这几话没有出场外,其出场集数和格瑞基本重合(cp滤镜


其中格瑞相关剧情、外界评价及台词个人整理,创作、语c可用:(时间误差上下浮动1s,op、ed及预告不计,台词与官方字幕不符时以台词为基准,战斗过程中的各种无意义气声省略,粗体部分为嘉瑞同屏)


第三话:格瑞初出场/与嘉德罗斯神仙打架(06:44~07:52)


第四话:打完被围观(01:52~02:14)


金人海之中一眼看到发小(02:26~02:42)


格瑞与嘉德罗斯对话/初台词!!!!(02:47~03:04)他讲话小嘴一撇一撇的我爆炸aezgcuvkn

02:47~02:50

“停手吧 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to嘉】

03:01

“不可理喻”【to嘉】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金与格瑞重逢/修罗场初现(03:35~05:13)

03:35~03:37

“果然 这小子还是来了”【心理活动】他翻白眼都这么可爱呜呜呜呜呜

03:56~03:57

“我可没有你这么蠢的朋友 →_→”【to金】妈妈这个人说话带颜表情诶噗噗噗。


格瑞与金对话(05:28~07:28)

05:33~05:34

“别吵了”【to金】好不耐烦哈哈哈

05:36~05:41

“他叫嘉德罗斯 是个超级 自大的神经病”【to金】以下略。

05:43~05:44

“你再遇到他 最好躲开”

05:57~06:03

“比赛已经开始快两个月了 其他参赛者的实力已经快成型了 你现在才来还有用吗”

06:09

哼了一声啊啊啊啊啊这是笑了吧是笑了吧我昏厥

06:19

很轻的叹气声我arzfcuvkb

06:21

“不要”这声不要也太可爱了吧天啊

06:24~06:29

“凹凸大赛是很危险的 你还是趁早回登格鲁星吧”

06:51

面对金的可怜巴巴.jpg咳了一声qedfhjbfxiob

06:52~06:54

“先去那里的系统终端 领取你的元力技能”

06:59~07:06

“终端会扫描你的身体属性 将你的数据录入大赛系统 让你的数据和比赛系统同步然后分析你的…”

07:08

又叹了口气。格瑞面对金总叹气这个设定我boom

07:09~07:10

“去了就明白了 加油吧”

07:22-07:24

“笨蛋 这又不是游戏”【自言自语】笨蛋啊啊啊啊我反复爆炸


第八话:走路的片段 背影和一个正脸(08:00~08:04)


第十话:格瑞与鬼狐天冲交易/“嚎哭地穴”/格瑞的过去(01:30~04:30)

03:13~03:14

“妈妈”心疼我瑞tattttt

03:18~03:24

“我要的是凶手和真相 而不是记忆回放 那些事 我记得比谁都清楚”【to鬼狐】以下略

03:26~03:27

“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

03:46

“嘁”不还是“切”了一声。我死了。

03:48~03:50

“不要让我知道你在耍花样”

03:54

冷哼。

04:06

“哼。”他哼哼哼的也太可爱了吧想日(脱裤子(110


鬼狐to格瑞:

好可怕的杀意 那一刻是真的打算把我干掉吧 不过 只要有放不下的执着 就终究逃不掉被驱使摆布的命运(摆♂布)


第十三话:金回忆第三话时格瑞和嘉德罗斯的战斗场景(04:35~04:39)


第十八话:与金在鬼天盟营地重逢(01:42~02:45)

01:56~02:00

“我自有我的事 金 不应该在这里的是你”【to金】

02:05~02:16

“‘鬼天盟’的水很深 鬼狐天冲也不是易于之辈 你们这样的人留在这儿 恐怕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我的 早点离开吧”【to金、幻】你一对上你发小话怎么就这么多wwww

02:32~02:35

“话我已经说到了 怎么选择是你的事”【to金】

02:41

“别跟着我”【to金】傲娇大法好!!!!(窒息


金to格瑞:

格瑞他是排行榜第二位 这么厉害 不过也不奇怪 毕竟那是格瑞嘛 可是这次遇到格瑞后 总觉得他变得好冷淡啊 (变得!!!画重点!那他以前是什么样子嘛!!!)


与鬼狐天冲再见面(03:59~07:26)

04:40~04:41

“立刻让金离开鬼天盟”【to鬼狐】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哈哈哈哈哈。

04:55

“与你无关”【to鬼狐】以下略

05:20~05:25

“他怎么想是他的事 只要你将他从鬼天盟除名 一切就都解决了”这句超好听!!!太霸道了太帅了boom

06:02~06:03

“是一个叫凯莉的女人告诉我的”

06:16~06:17

“我对你们的恩怨是非不感兴趣”

06:37~06:38

“之前你为什么不说”

06:52~06:57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别在耍花样 尤其是金的事”尤其……emmm……

06:58~07:01

“否则 你不会再有机会后悔了”帅死了。


格瑞vs凯莉(07:28~08:53)

07:37~07:38

“我欠你一个人情”【to凯莉】格瑞的人情啊!感觉这是个伏笔。

07:45~07:49

“金的事暂且不提 还有另一件事 我想问清楚”【to凯莉】以下略

07:53~07:57

“之前我在‘嚎哭地穴’里拿到过一块石板 据说 是你放在那里的”

08:03~08:05

“果然不肯轻易坦白啊”

08:27~08:37

“能挡下那一击 排名101对你来说太低了一点 不过 劝你还是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接下来 我可不会再留手了”


嘉德罗斯得到格瑞的坐标(09:04~09:30)


第十九话:格瑞vs凯莉(01:30~04:18)

01:35

哼了一声。感觉有点不屑。

01:46

“切”

02:20~02:23

“如果真要斩你 你以为躲得过吗”

02:30~02:34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吧 否则 下次可不会打偏了”

02:40~02:44

“看来 不吃点苦头你是不肯说了”这几句太苏了太好听了我是烟花我在飞

03:01

“嗯?”感觉他皱着眉,霸总霸总。

03:28

“切”。

04:05~04:06

“别再挑战我的耐心了”

04:18

他又哼了一声啊啊啊我的天。


格瑞vs嘉德罗斯(04:19~07:40)

04:20

嘉德罗斯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很小声的“嗯?!”了一声 感觉有点被吓到 可爱

04:25~04:27

“嘉德罗斯 你来干什么”【to嘉】声音感觉一下就变了哈哈哈哈他们俩的相处模式真可爱

04:29

他叹气了叹气了啊啊啊啊

04:55

这秒呼气声超明显 感觉在让自己冷静下来www

05:04~05:05

“等一下”【to凯莉】

05:06

雷祖俩过来拦住他的时候有一声喘息 特别好听!!!

05:52

有一声“哈?”很低沉 声音不像格瑞 不太清楚姑且先放上来 是b站的片源 

06:00~06:01

“你做的太过分了”【to嘉】生气了生气了啊啊啊啊

06:33~06:40

“只会放任自己的私心杂念肆意乱来 嘉德罗斯 你的力量完全用错了地方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to嘉】cp粉螺旋上天

07:00~07:03

“话不投机 多说无用 我是不会和你战斗的”【to嘉】

07:17

哼了一声。

07:24

吐了口气。这个人他语气词怎么这么多(哧溜

07:30~7:40

各种气声。……怎么说呢,他们打架也太she情了吧。


嘉德罗斯to格瑞:

这场凹凸大赛里 弱小的家伙实在太多了 我已经无聊太长时间了 只有你 拥有能让我稍微期待一下的实力

放纵任性 是强者的特权 你那处处隐忍克制的做法 才真是浪费了自己的强大


第二十话:格瑞vs嘉德罗斯(1:50~05:14)(06:10~07:25)

02:09~02:10

“难缠的家伙”【自言自语】

02:56

战斗过程中的喘气。应该是呼气吧?怎么感觉在叹气(。

03:58~03:59

“下次我会彻底斩断它”【to嘉】cp粉激动吐血。

「04:29~04:31

嘉嘉的“肆虐天地吧”太帅了虽然不是格瑞的但我一定要说一下太帅了太帅了」

06:35~06:40

“那变化 不止是形状和体积 质量以及威力都随之大大提升”【心理活动】物理课代表哈哈哈哈哈。

06:58~07:02

“但是 密度和强度 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心理活动】以下略

07:03~07:04

“现在这样的话”

07:10~07:11

“斩得断”啊啊啊啊啊啊aezfficovpb

07:14~07:16

挥刀时的“嘿”“喝啊”,后一声这两个人的混在一起真好听^qqqqq^


架后聊天(bu(07:40~08:50)

07:59~08:00

“这一局”【to嘉】

08:04~08:05

“是你赢了”【to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8:25~08:29

“嘉德罗斯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心理活动】感觉他轻笑了一声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8:32~08:35

“如果是他的力量 或许真的值得借重”【心理活动】这句话好令人在意啊。

08:41~08:44

“不 还是继续观察一下再说吧”【心理活动】光想象一下他俩合作的画面我就要升天了


雷德to格瑞:真不愧是嘉德罗斯看上的对手

嘉德罗斯to格瑞:不愧是号称‘所见皆可斩’的格瑞 能在我的神通棍上留下刀痕的 你还是第一个


第二十四话:修复武器(09:11~09:32)


第二十六话:鬼天盟围捕格瑞(05:55~07:34)

「06:27~06:33

    这句不是格瑞的但我也要说!!金:“这一脚的感觉 好熟悉啊”哈哈哈哈」

06:51

听到金叫自己时很明显的“嗯?!”了一声。

06:52

“金”好虐啊啊啊啊啊

07:15

看到鬼狐挟持金时“嗯?!”了一声,还有瞳孔收缩的特写qaqqq

07:22~07:34

从被莱娜匕首刺伤到跪在地上,一直发出痛哼。格瑞啊啊啊啊


「金和鬼狐的这段对话简直虐得飞起(08:08~08:13)

  “为什么非是格瑞不可”

  “因为我们有你啊 金”」金瑞is rio( TДT)


鬼天盟围捕格瑞(08:38~09:00)

08:38~08:44

一直在喘息呜呜呜

08:46~08:50

“要杀要剐随便你 放了金 他对你来说已经没用了”【to鬼狐】声音变虚弱了啊啊啊啊我暴哭


鬼狐to格瑞:

真不愧是格瑞大人 即使不使用元力武装也这么厉害 真让我们费了不少力气呢


第二十七话:被捕及脱出(05:00~09:50)

05:00~05:01

咳嗽声和喘息声qaqqqq

05:06~05:07

“别吵 我没事”【to金】这是第二次对金说“别吵”了吧 潜台词绝对是[别担心]

05:08

“嘶”了一声。很疼吧tatttt

「凯莉大佬看破一切05:11~05:22

对人家一言不合拔刀就砍 对金就强忍伤痛怕他担心 这友(基)情 真是令人感动哦」官方字幕搞事。

06:03~06:10

“你本来就是个笨蛋 我早就警告过你 跟鬼狐天冲这种人打交道 不吃亏才是怪事”【to金】第二次说“笨蛋”了!讲道理这也太宠了吧。

06:25~06:27

“终于承认那块石板是你带来的了”【to凯莉】这种轻声反问真好听。

07:02~07:07

“如果你是指那个紫堂家的召唤师 很遗憾 恐怕他已经倒向鬼狐天冲了”【to金】

「09:00~09:10

    万众瞩目的公主抱」格瑞松手后有他身上缠绕着绿色电流的特写,不知松手是出于傲娇的自我修养(bu)还是怕电流伤到金,亦或是两者都有(boom他怎么这么好

09:29~09:30

“小心 有人来了”没有明确表示不过语气这么柔和我猜是【to金】


第二十八话:一秒集体照(01:30)


格瑞背影(03:50~03:52)


一秒集体照(03:58)


多秒集体照(04:08~04:14)


出逃(04:25~04:40 05:08~06:00)

04:35

“我们走”【to金】


回到寒冰湖(08:26~09:07)

「08:27的特写他们俩牵着手。我还能说什么我boooooom」

08:33

捂着胸口喘息呜呜呜呜呜。

08:35~08:37

“没事 我们就在这里分头行动吧”【to金】以下略。

08:40~08:46

“鬼狐天冲的目标是我 你还是离我远点的好 我现在也没有功夫照顾累赘”声音一下子冷淡起来了。他简直太苏了……

08:49

“别跟着我”第二次!!

08:52

“白痴 随你了”

08:57~08:58

“去取回我的刀”


第二十九话:围剿与反击(04:40~06:13)

05:02~05:03

“金 跳起来”【to金】

05:23~05:28

受伤特写和喘息。心疼死我了……

06:01~06:02

“笨蛋 你”【to金】第三次。


格瑞茫然.jpg(07:09)


远镜头(07:48~07:49)


格瑞起身(08:11~08:14)

“小心”【to金】费力起身加一声喘息。


决战序幕(08:18~08:40)

08:26~08:27

格瑞限定惊讶.jpg


第三十话:凯莉入队解说(整集)

01:47~01:48

“哼 假的”螺丝【to金】

02:34

“快躲开”【to金】

02:47

很轻的“啊?”了一声 混在金的声音里听不太清。

02:51~02:53

“不可能 你是怎么做到的”【to鬼狐】

03:20~03:25

“偷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就立刻忘乎所以 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丑而已”【to鬼狐】

03:57

对着金哼笑了一声。

03:58~03:59

“还行吧”【to金】

04:41~04:43

“金 别做傻事 快闪开”【to金】

07:14~07:20

“使用烈斩刀需要大量的元力 凭鬼狐的实力 就算得到了烈斩 也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威力才对”【to金、凯】

「09:13~09:16

格瑞向屏lie幕zhan伸出手了啊啊啊啊


鬼狐to格瑞:

真的很厉害啊 格瑞大人 中了莱娜的匕首 一般人恐怕连手指都动不了一根了 而您竟然能坚持到这种程度 佩服 佩服


第三十一话:鬼狐天冲vs保护格瑞的金(02:03~03:34)

02:09~02:10

“哼”了一声。


拔呀拔呀拔烈斩(05:56~06:04)


格瑞vs鬼狐天冲(11:20~)

11:21~11:23

“金 你不是他的对手 让我来”【to金】伤还没好qaqqq


这话就这一句emmm(´A`。)


第三十二话:格瑞vs鬼狐天冲(02:55~03:54)(06:00~06:41)

06:41

看到莱娜挡在鬼狐前面时“嗯?!”了一声。


集体镜头(07:40~07:42)

07:41

很轻的“嗯”了一声 大概是在回应金对鬼狐说的「我们一定会打败你的」


格瑞vs鬼狐天冲(不是我说你们为什么非要轮流上(09:32~12:16)

格瑞除了战斗时的气声、喘息和忍痛的闷哼外没有台词。

高虐

高虐

高虐

请尤其注意11:45~12:14部分

如果不是整理出场,我真的不想再看一遍这段。

不想发表什么看法,只有心疼。地面都承受不了的力量,砸在人身上……那得多痛。格瑞身上原本就带着伤……我真的……


「黑金出场(12:18~14:20)」黑金相关真的是第一季里最大的谜,从他出现是在金看到格瑞被虐待时大概能猜到是和情绪波动有关,不知是主角特有的黑化还是与元力一同被赋予的能力。如果是后者,那其他参赛者是不是也有黑化的能力?(私心。想看黑瑞。)虽然从情况上看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预赛结束。格瑞身体陷在地里,伸出手扒在坑边……他甚至都不能一下子站起来。格瑞啊啊啊qaqqaqqaqqaq(17:06~17:09)


格瑞捂着伤处站着看向天空(17:56~18:00)看得人非常心疼。这幕也是他在第一季里的最后一幕。可能是阴影的原因,格瑞两只眼睛的颜色不同。


总结:

格瑞的话是真的不算多,但也能看出他不是吝于口舌的人,心理活动也相当足。而且语气词很多,“哼”“切”“嘁”什么的不能更可爱,战斗时也是他气声最多……想日^qqqqq^无须质疑的是格瑞对金的话是最多的,其他时候,话相当少(后两集加一起就说了一句话)(可能心理活动很丰富吧,可爱x)


从语气和台词上来看,他与金的对话显得很轻松,相当日常(“笨蛋”、“别跟着我”等是常用词),各种“放了金”“让我来”的台词也体现了金对于格瑞的特殊和重要,是大于自己本身的重要。而金对于格瑞,说实话我并没有看出那种“特别”来。也许于金(主角)来说,格瑞是他重要的同伴,是会随时间流逝变得与紫堂幻和凯莉平级的同伴(求阿官打我的脸)。打个比方就像是太阳,永远不可能仅仅为一个人发光发热。这种感情差异我认为是很好的梗。


至于和嘉德罗斯,他俩的对话实在是不多。语气上看,格瑞不管对凯莉、金甚至是鬼狐天冲,都比较游刃有余,甚至会嘲讽或威胁。但对于嘉德罗斯的态度却完全不同(强强相爱相杀!!!!捂嘴尖叫)三四集和十九集那几句话表明格瑞对嘉德罗斯的处世态度极不赞同,但对他的实力却极肯定,甚至会抱有“借重”的想法(疯狂奶合作我想看他俩合作啊啊啊啊)而嘉嘉对格瑞,什么“只有你”啊“浪费了自己的强大”啊“不愧是”啊什么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如果要给格瑞贴标签,我觉得除了冷静隐忍克制谨慎等等词之外,对他来说,比起傲慢,我觉得更好的形容词是自信(还有官方盖章的傲娇哈哈哈)。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和判断,才会允许金跟在自己身边(第二十八话),才会很坚定地对忽悠人的鬼狐说不可能(第三十话)。


感谢阅读。最后表白格瑞!瑞哥我喜欢你啊!!!!

——————

这里发表的一切都以动画为标准,所以和我讨论人物性格的天使们请不要拿某某分镜作例子来和我辩论,某些明显经不起推敲的观点也一样,我懒得回统一说一下,谢谢。

灼痛

*原著向嘉瑞

*儿童遥控车。

————————————

于是墨蓝色的云雾中升起了一轮朝日,缓缓地,穿破了云彩,撕裂了夜空,给万物带来炙热的霞辉,却独独在那最深沉的一处海面上,留下了碎金色、泛着流光的吻。

————————————

嘉德罗斯打开门的时候,闷热的空气混搅着omega清甜的信息素一起涌上去,扑了个正着。

他反手关上门,想着逸散出去的那点儿香味就足够这整片地区的Alpha都躁动起来,然后神色自若地脱了鞋和外套,才不紧不慢地朝浴室走去。

格瑞在那里。

作为信息素的源头,浴室里的味道浓郁得更加要命。嘉德罗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随即高高扬起了眉——银发的少年直挺挺坐在灌满冷水的浴缸里,空了的针剂落在一旁。他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昏迷。

“哟,格瑞。”嘉德罗斯神色自然地走过去打了个招呼,仿佛早知道这个打着Beta旗号的人是个Omega。他正要走得更近些——烈斩凭空出现在嘉德罗斯面前,格瑞抬起头,被情 欲晕染的脸上嵌着一双清明的眼,隐忍克制四个大字几乎生生刻在那对宝石里面。

嘉德罗斯盯着那双眼嗤笑了一声,绕过刀继续向前走。他终于站定在浴缸前,伸出手抓住那只颤抖到碍眼的胳膊强硬地向上提。格瑞被那股力道强迫着膝盖半弯的站了起来,对上嘉德罗斯灿金的眼。他从来看不懂那双眼里所表达的东西,只是那金色太耀眼了……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你是Omega,”嘉德罗斯说,“而我是最强的Alpha。格瑞,我欣赏你的实力。”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坦然而自信地等待对方的回答。

格瑞当然明白嘉德罗斯未尽的意思,他沉默地挣开了嘉德罗斯手的钳制自己站了起来,第一次直视着刺目的阳光,弯下腰对着对方咧开的嘴角吻了过去。

“除了标记。”

————————————


后续请戳链微博@临穆如安


感谢阅读。

熔断(R15/短完)

*原著向博佐 含鸣←佐。

*是之前「上」「中」的整合及续篇。


漩涡博人从来都觉得,他的师父是世界上最分得清他父亲和自己的人了。

而现在他将那个冷淡克制的师父拥在怀里,发现过去的想法像个笑话。

————————

熔断

————————

漩涡博人打开灯,看见老旧旅店棚顶的灯泡闪了又闪,焦黑的灯丝间几乎流窜着肉眼可见的火花,终于艰难地发出昏暗的黄光。

他将身上架着的人搀到床边坐下,对着他师父,那个四战结束十几年后依然著名的宇智波佐助,深深地叹了口气。


共同游历这些年,博人早就摸清了藏在自己师父那张看似无区别对待的冷脸下隐藏的每个含义。而现在,很显然,这个面不改色却眼神放空的家伙已经醉得神志不清,连基本的对话也无法进行。


可是——不怪他多想,让一个暗恋者和他的爱慕者共处一室,尤其是后者早已酒意上头神情恍惚,难道不应该发生些什么吗?

——还真不能。


博人痛苦的扒了扒乱翘的头发,又很快高兴起来。他上前扒掉佐助厚重的斗篷,将人放躺在床上,看着平日里温和却冷淡的宇智波随着他的动作乖乖闭上双眼,博人兴奋又得意,几乎乐得大笑出来。

随着这声笑,他放松下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蹲下来近距离地观察着心上人难得酡红的脸。

可惜没带相机。话说要不要偷亲一下?他一边胡思乱想,盯着佐助年近四十却依然白皙好看的侧颜自言自语,也许是同样喝了些酒,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想碰碰眼前的幻影。“真是的……从来没见你喝那么多酒,就算是水月叔叔和香磷姨结婚也不能高兴成这样啊,你……”你最重要的不应该是我吗?


描到一抹淡紫色,博人才发现佐助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顿时一惊,手足无措地收回手站起身来,未尽的话语也被他吞进肚子里。

他有点庆幸,又不知为何有点遗憾,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在看清黑色碎发下那双半眯着显得格外朦胧的薄紫色眼睛后都被他抛到一边,此时博人紧了紧沁出汗水的拳头,对着茫茫然盯着天花板的佐助试探道:“……师父?”

听到了声音,黑发男人微微侧头,近乎乖顺地看向床边站着的少年。

博人看着这样的佐助,突然有了个荒谬的念头。

他一定是疯了。

博人清晰地听见自己咽了口口水,伴着电灯嗡嗡的响,喉结上下咕咚滚动,再出声时嗓音干涩:“师父?佐助?”

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被呵斥或无视,相反,男人不知为何微微一动,应道。“嗯。”

博人的眼睛一点点亮起来,壮着胆子坐在床边,俯下身靠近那张依旧泛着薄红的俊颜,一声声唤着。“佐助,佐助……”

在博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宇智波佐助露出个与往常完全不同的,柔软的笑容,竟然抬起胳膊搂住那个急促地呼着热气的金毛脑袋,轻声回应。“嗯。”


外链


end

链接打不开的请走wb@临穆如安

感谢阅读。

熔断·中

前文请走「上」

———————————————

鸣人,漩涡鸣人。

七代目火影,自己的父亲。
从幼年开始,漩涡博人的身边就充斥了各种各样的赞美与期望。
「这孩子长得真像他父亲呢。」
「以后一定会是一位优秀的忍者吧,和七代目大人一样。」
起初不是没有欣喜和自豪,甚至想过接替父亲做下一任火影。
可是赞美逐渐化身为束缚扼人喉咙,期盼成长为山峰,沉重得难以呼吸。
尤其是这些不是因为你本身所做出的努力,而仅由于父亲的丰功伟绩。
——既然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父亲,你怎么可以不是「优秀」的人才呢?
于是刻苦修行的结果被归结为天赋,主动交来的朋友多数目光带着不屑与嫉妒。试图与父亲倾诉,却见不着人脸。
开什么玩笑。
博人第一次有这种念头,是在6岁。
这种混蛋老爹,还不如没有。
---------
这种想法,在中忍考试那年改变。
那时的确与鸣人更亲近了,也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强大和受人追捧的原因。
但是固有的观点是难以祛除的,绝对,绝对不走鸣人走过的道路是博人从小以来的决心。
就是在那时遇见了师父……遇见了佐助,决定了自己未来的目标和道路。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追逐他的背影了。
漩涡博人一直认为,佐助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虽然话很少,但那双眼睛能看穿一切。他从来不对自己说「要向你父亲学习」「候补火影」之类的话语,是自己最憧憬最仰慕的人。
这是漩涡博人的小秘密,是他唯一死死藏住不肯与佐助分享的感情。
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谁能想到呢?相差十几二十岁的师徒,还是两个男人。
博人不打算瞒佐助一辈子,但同样他还没想好什么时候说出去合适。佐助的冷淡总让他却步,不过他还太年轻,两个人能在一起的时光多得不行,于是这件事很轻易地被博人压在心底,只等一个时机。
直到这一天——水月和香磷结婚宴上,佐助喝醉了。
他以为这就是时机。
即使喝醉那个人依然不发一言,如果不是博人偶然发现他的听话顺从几乎要放弃。
因醉酒酡红着脸颊的佐助美到令人心悸,十七岁的少年轻而易举地丧失了自己的自制力。
接下来的事实令他狂喜——佐助没有拒绝自己的触摸!不仅如此,他甚至伸出手拥住自己回应。
不会错的,佐助也喜欢我。
少年的心脏跳动得快要炸裂。
这些年只有我在他身边——他知道的,他回应了我!!
然后——
——“「鸣人」。”
漩涡博人头一次体会到,从天堂到地狱只需一句话而已。
---------
这是佐助这几年第一次除公事和教导外对自己提起鸣人的名字。
博人抱着佐助,手还伸在他的衣服里。前一秒在那白皙身子上四处点火的双手迅速僵硬发冷。此刻在佐助嘴里听见父亲的名字不亚于晴天霹雳,更何况吊灯的灯泡同时应景地炸裂,周遭迅速的暗下来,像一场幻术。博人这时应该去拿角落里的油灯,放出一个小小的火遁,但是他做不到,他甚至还没回过神,勾起一半的嘴角嵌在脸上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太过震惊的脑袋里混乱一片,手指不自觉收紧在胳膊上留下青痕。佐助垂着眼蹙眉发出一声痛哼。博人突然回过神,赶忙松开了手。
“抱歉师父,我不小心……”他急急忙忙解释到一半,又卡住了。
脱口而出的师父铛铛在脑里敲响,博人突然想起之前,无论自己怎么讨好哀求努力都无法让让佐助同意自己叫他的名字,又想到自己与父亲,与「鸣人」相似的语调和声音,最后回到佐助每一次看着鸣人寄来的信,脸上露出的有点嫌弃,更多的是温柔的笑意。
他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
可是这算什么?
你把我当成了「鸣人」?还是他的替身?
我这么多年来都在摆脱他的阴影,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
漩涡博人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阴影里佐助的脸,委屈又无措,一直以来追逐的背影和信念轰隆隆地崩塌成石块,滚下来砸在他头顶。博人如受重击,金色的脑袋一点点垂下来,他想倾泄自己的感情,却发觉眼里流不出泪水。

TBC

感谢阅读。

熔断·上

*原著向博佐

*性暗示注意

*有鸣←佐,但是鸣人没有出场

———————————————— 

漩涡博人打开灯,看见老旧旅店棚顶的灯泡闪了又闪,焦黑的灯丝间几乎流窜着火花,终于发出昏暗的黄光。

他叹了口气,不为这恶劣的住宿条件——事实上,出门游历这么多年,比这更糟糕的环境他也经历了不少。让这位年少早熟的火影后裔头疼的是他的师父,大名鼎鼎的原S级叛忍、拯救了忍界的“创世神”之一宇智波佐助,正顶着一张晕红的脸,面无表情地端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木床上。

共同游历这些年,博人早就摸清了藏在自己师父那张看似无区别对待的冷脸下隐藏的每个含义。而现在,很显然,这个面不改色却眼神放空的家伙已经醉得神志不清,连基本的对话也无法进行。 

这也是他的烦恼所在——让一个暗恋者和他的爱慕者共处一室,尤其是后者早已酒意上头神情恍惚,难道不是最折磨人的事了吗?

“真感谢你这么信任我啊。”博人看着面前人酡红的脸忍不住抱怨,又很快 为这难得的机会高兴起来,上前扒掉佐助厚重的斗篷,又把他扶下放躺在床上。看着平日里温和却冷淡的宇智波随着他的动作乖乖闭上双眼,博人咧着嘴笑出声来。

随着这声笑,他放松下来,蹲下来近距离地观察着心上人的脸,试图在心里把每一分都刻画的与真人别无二致,直到再无遗忘的可能,成为埋藏于心底的又一宝物。

可惜没带相机...话说要不要偷亲一下?他一边胡思乱想,盯着佐助年近四十却依然白皙好看的侧颜自言自语,也许是同样喝了些酒,他伸出手指轻轻地在那轮廓上描摹。“真是的……从来没见你喝那么多酒,就算是水月叔叔和香磷姨结婚也不能高兴成这样啊。你……”你最重要的不应该是我吗? 

描到一抹淡紫色,博人才发现佐助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顿时一惊,手足无措地收回手站起身来,未尽的话语也被他吞进肚子里。

他有点庆幸,又不知为何有点遗憾,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在看清黑色碎发下那双半眯着显得格外朦胧的薄紫色眼睛后都被他抛到一边,此时博人紧了紧沁出汗水的拳头,对着茫茫然盯着天花板的佐助试探道:“……师父?”

听到了声音,黑发男人微微侧头,近乎乖顺地看向床边站着的少年。

博人看着这样的佐助,突然有了个荒谬的念头。

他一定是疯了。

擦边球

—————————————————— 

外链打不开的请走微博@临穆如安

后文「中」

感谢阅读。

似猫

*原著向黑赤

*有一点点阿一八


赤司君有的时候,很像猫。

黑子不止一次这样想到。

————————————


请走链接微博@临穆如安

感谢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