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さん

熔断·中

前文请走「上」

———————————————

鸣人,漩涡鸣人。

七代目火影,自己的父亲。
从幼年开始,漩涡博人的身边就充斥了各种各样的赞美与期望。
「这孩子长得真像他父亲呢。」
「以后一定会是一位优秀的忍者吧,和七代目大人一样。」
起初不是没有欣喜和自豪,甚至想过接替父亲做下一任火影。
可是赞美逐渐化身为束缚扼人喉咙,期盼成长为山峰,沉重得难以呼吸。
尤其是这些不是因为你本身所做出的努力,而仅由于父亲的丰功伟绩。
——既然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父亲,你怎么可以不是「优秀」的人才呢?
于是刻苦修行的结果被归结为天赋,主动交来的朋友多数目光带着不屑与嫉妒。试图与父亲倾诉,却见不着人脸。
开什么玩笑。
博人第一次有这种念头,是在6岁。
这种混蛋老爹,还不如没有。
---------
这种想法,在中忍考试那年改变。
那时的确与鸣人更亲近了,也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强大和受人追捧的原因。
但是固有的观点是难以祛除的,绝对,绝对不走鸣人走过的道路是博人从小以来的决心。
就是在那时遇见了师父……遇见了佐助,决定了自己未来的目标和道路。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追逐他的背影了。
漩涡博人一直认为,佐助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虽然话很少,但那双眼睛能看穿一切。他从来不对自己说「要向你父亲学习」「候补火影」之类的话语,是自己最憧憬最仰慕的人。
这是漩涡博人的小秘密,是他唯一死死藏住不肯与佐助分享的感情。
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谁能想到呢?相差十几二十岁的师徒,还是两个男人。
博人不打算瞒佐助一辈子,但同样他还没想好什么时候说出去合适。佐助的冷淡总让他却步,不过他还太年轻,两个人能在一起的时光多得不行,于是这件事很轻易地被博人压在心底,只等一个时机。
直到这一天——水月和香磷结婚宴上,佐助喝醉了。
他以为这就是时机。
即使喝醉那个人依然不发一言,如果不是博人偶然发现他的听话顺从几乎要放弃。
因醉酒酡红着脸颊的佐助美到令人心悸,十七岁的少年轻而易举地丧失了自己的自制力。
接下来的事实令他狂喜——佐助没有拒绝自己的触摸!不仅如此,他甚至伸出手拥住自己回应。
不会错的,佐助也喜欢我。
少年的心脏跳动得快要炸裂。
这些年只有我在他身边——他知道的,他回应了我!!
然后——
——“「鸣人」。”
漩涡博人头一次体会到,从天堂到地狱只需一句话而已。
---------
这是佐助这几年第一次除公事和教导外对自己提起鸣人的名字。
博人抱着佐助,手还伸在他的衣服里。前一秒在那白皙身子上四处点火的双手迅速僵硬发冷。此刻在佐助嘴里听见父亲的名字不亚于晴天霹雳,更何况吊灯的灯泡同时应景地炸裂,周遭迅速的暗下来,像一场幻术。博人这时应该去拿角落里的油灯,放出一个小小的火遁,但是他做不到,他甚至还没回过神,勾起一半的嘴角嵌在脸上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太过震惊的脑袋里混乱一片,手指不自觉收紧在胳膊上留下青痕。佐助垂着眼蹙眉发出一声痛哼。博人突然回过神,赶忙松开了手。
“抱歉师父,我不小心……”他急急忙忙解释到一半,又卡住了。
脱口而出的师父铛铛在脑里敲响,博人突然想起之前,无论自己怎么讨好哀求努力都无法让让佐助同意自己叫他的名字,又想到自己与父亲,与「鸣人」相似的语调和声音,最后回到佐助每一次看着鸣人寄来的信,脸上露出的有点嫌弃,更多的是温柔的笑意。
他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
可是这算什么?
你把我当成了「鸣人」?还是他的替身?
我这么多年来都在摆脱他的阴影,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
漩涡博人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阴影里佐助的脸,委屈又无措,一直以来追逐的背影和信念轰隆隆地崩塌成石块,滚下来砸在他头顶。博人如受重击,金色的脑袋一点点垂下来,他想倾泄自己的感情,却发觉眼里流不出泪水。

TBC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