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さん

熔断·上

*原著向博佐

*性暗示注意

*有鸣←佐,但是鸣人没有出场

———————————————— 

漩涡博人打开灯,看见老旧旅店棚顶的灯泡闪了又闪,焦黑的灯丝间几乎流窜着火花,终于发出昏暗的黄光。

他叹了口气,不为这恶劣的住宿条件——事实上,出门游历这么多年,比这更糟糕的环境他也经历了不少。让这位年少早熟的火影后裔头疼的是他的师父,大名鼎鼎的原S级叛忍、拯救了忍界的“创世神”之一宇智波佐助,正顶着一张晕红的脸,面无表情地端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木床上。

共同游历这些年,博人早就摸清了藏在自己师父那张看似无区别对待的冷脸下隐藏的每个含义。而现在,很显然,这个面不改色却眼神放空的家伙已经醉得神志不清,连基本的对话也无法进行。 

这也是他的烦恼所在——让一个暗恋者和他的爱慕者共处一室,尤其是后者早已酒意上头神情恍惚,难道不是最折磨人的事了吗?

“真感谢你这么信任我啊。”博人看着面前人酡红的脸忍不住抱怨,又很快 为这难得的机会高兴起来,上前扒掉佐助厚重的斗篷,又把他扶下放躺在床上。看着平日里温和却冷淡的宇智波随着他的动作乖乖闭上双眼,博人咧着嘴笑出声来。

随着这声笑,他放松下来,蹲下来近距离地观察着心上人的脸,试图在心里把每一分都刻画的与真人别无二致,直到再无遗忘的可能,成为埋藏于心底的又一宝物。

可惜没带相机...话说要不要偷亲一下?他一边胡思乱想,盯着佐助年近四十却依然白皙好看的侧颜自言自语,也许是同样喝了些酒,他伸出手指轻轻地在那轮廓上描摹。“真是的……从来没见你喝那么多酒,就算是水月叔叔和香磷姨结婚也不能高兴成这样啊。你……”你最重要的不应该是我吗? 

描到一抹淡紫色,博人才发现佐助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顿时一惊,手足无措地收回手站起身来,未尽的话语也被他吞进肚子里。

他有点庆幸,又不知为何有点遗憾,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在看清黑色碎发下那双半眯着显得格外朦胧的薄紫色眼睛后都被他抛到一边,此时博人紧了紧沁出汗水的拳头,对着茫茫然盯着天花板的佐助试探道:“……师父?”

听到了声音,黑发男人微微侧头,近乎乖顺地看向床边站着的少年。

博人看着这样的佐助,突然有了个荒谬的念头。

他一定是疯了。

擦边球

—————————————————— 

外链打不开的请走微博@临穆如安

后文「中」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