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さん

AO可以在浴缸里打架但是要记得锁门

*ABO嘉瑞 看不出来的特种兵pa
*NOT车

嘉德罗斯站着浴缸边,打开淋浴头对着格瑞一顿冲。冰凉的水流从花洒中喷射出来,连室内浮动的冷香都湿润起来,黏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这的确是纯正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甜而不腻。这种甜已经未必是广泛意义上的蜜糖味道了,毕竟没人能把气味含在嘴里品尝,就是嘉德罗斯也不能。只是刚把这香味吸到肚子里,他的大脑里就只剩下这个形容词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对嘉德罗斯也没什么用。他家里的一排信息素抵抗训练的合格证书摆在那儿,就证明了失控这两个字不可能出现在这个Alpha身上——至少不会是因为这愚蠢的AO本能。

但是信息素给他带来的影响依然是不可避免的。嘉德罗斯很快就硬 了,对着他发 情 期的队友。这句话听起来很糟糕,他自己却仿佛没意识到似的无比坦然。嘉德罗斯的呼吸都没怎么变,更别提脸红窘迫了(说实话,这两个词光放在嘉德罗斯这四个字旁边就像个天大的笑话),他甚至摸了摸下巴考虑了没几秒,就闭了水向格瑞伸出手。

浴室里,一个硬着的Alpha和一个浑身湿透的Omega,还能发生什么呢?事实是什么也不能。格瑞从来就不能与平常的Omega相提并论。即使他的大脑没法正常运转,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Alpha气息的靠近简直像捅了这处无闻的马蜂窝,他的攻击比平常还要狠厉,拳拳都在往要害上打,力道大得嘉德罗斯都有些承受不住。嘉德罗斯的眼睛越来越亮,Alpha的信息素彻底释放出来。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后来干脆整个人迈进浴缸里向格瑞靠近。这一举动的确效果显著,格瑞的反应更加大了,甚至嘉德罗斯途中一下子没握住格瑞湿滑的胳膊,还被一拳正中了下巴。

“嘶。”嘉德罗斯吃痛,这一拳的力道不是开玩笑,他一瞬间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是脱臼了。那一瞬间的空隙被格瑞抓住,又往他腰腹上来了两下。这下嘉德罗斯终于确定了,他退后了两步,扯着生疼的嘴角笑了。“你这发 情 期的反应真不错。”他补充道。“比你平常那畏畏缩缩的模样强多了。”

格瑞还没清醒,自然听不懂嘉德罗斯刻意的嘲讽,只单纯地察觉到热源远去便停止了动作,又缓缓缩回浴缸的角落。嘉德罗斯也不在意,他已经得到了想确认的事实,打定了主意以后趁着这人发情期就来打扰,这会儿便不着急了。他甚至有闲心好好打量起着自己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对手,从披散的长发到雪白的脖颈,没有焦点的眼睛含着紫色的雾气,氤氲了锋利的眉眼。

说是锋利,其实不算。只是格瑞从来冷着张脸,凝结着寒霜的眼睛总能给人凌厉的错觉。但现在寒霜融化了,冰雪遇见了烈焰,叫嘉德罗斯得以透过一切伪装端详他称得上柔和的五官。

嘉德罗斯看得清楚透彻,看得心脏都有些不得劲。他眯了眯眼审视般的考量,最后他终于上前,手掌接住对方拳头的同时,在格瑞的眉心上落下一个烙印般的吻。

——————

感谢阅读。

有一个小剧场,和一段想写的对话。

——————

雷狮跟安迷修吵吵闹闹地进屋,就听浴室里噼里啪啦叮铃啷当的一通响。他俩对视一眼脸色都变了,说嘉德罗斯不会真他妈把格瑞标记了吧就往浴室里冲。一进门就看见嘉德罗斯压在格瑞身上打了一拳。

安迷修沉默了,嘉德罗斯僵硬了,雷狮“噗”了一声掏出手机边拨号边往外走。嘉德罗斯几乎能预见明天整个部队看他的眼神。


“我靠!”嘉德罗斯几乎跳起来。“雷狮你……”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格瑞抓住机会打中了下巴。


安迷修和捂着下巴的嘉德罗斯对视着,伴随雷狮的笑声,浴室里陷入了难言的靜默之中。


“嘉德罗斯。”半晌,安迷修压下嘴角艰难地开口。“你想好明天怎么和格瑞解释了吗?”

——————

“你说格瑞是不是对我的下巴有意见?净冲那儿打。”

“别开玩笑了嘉德罗斯。”雷狮嘲笑道。“你脸上都是肉,谁找得着你的下巴。”

评论(9)
热度(152)